快捷搜索:

区块链创建之时,监管机构总会跟随而至

起草一份新的规章规范最困难的部分是对新事物的概念。事实上,拟定政策的大多数工作都是在概念实体,一旦一个实体被概念,之后的政策考量很至少。

每个机构都想在数字货币范围分一碗羹

数字货币的概念就证明了监管部门的这个问题。基本上是如此的,对于大宗产品监管者来讲,数字货币是产品;对银行管理者来讲,它是银行;对证券监管者来讲,它是证券;对监管货币转移业务的人来讲,它是货币转移工具;对于管理资产税务的人来讲,它是一种资产。每人都想在数字货币这个新范围中分一份羹。

监管者的“默认选择”就是整点儿事情去做,这致使了数字货币的监管混乱。譬如,2015年美国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(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)规定,BTC是一种产品。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的推行主管Goelman在媒体发布会上说:“BTC和其他数字货币有不少亮点,但革新并非违反产品衍生品市场管理条例的原因。”

数字货币可以依据1936年推行的产品买卖法容易的归为产品,这份法律列举了一个包含所有产品的列表,结尾处还注明“所有其他产品和物品”。但依据美国国税局(IRS)所说,数字货币是一种资产,一份2014年IRS下达的公告如此写道:“用数字货币完成的支付在一定量上跟用其它财产完成的支付一样,用可兑换的数字货币在真实世界中为产品或服务付款,这种用方法需要承担纳税义务。”

但,还有不少州的监管部门把数字货币看作货币转移工具。依据美国联邦法规31 CFR 1010.100的概念,货币转移者是指:

(A)提供货币转移服务的人。货币转移服务是指,用任何方法,从别的人手上接收到货币、资金或其他货币替代物;或转移货币、资金或其他货币替代物到其它地方。
(B)或者其他从事资金转移的人。

如此的概念让监管机构相互重叠的更紧急。银行保密法赋予金融犯罪执法互联网(FinCEN)监管货币转移者的权力,一份FinCEN指导文件声明数字货币是一种数字货币,隶是1970年颁布的银行保密法。FinCEN的指导文件如此写道:“与真实货币相比,‘虚拟’货币是一种交换媒介,在有的环境中的用与货币类似,但它不具备真实货币的所有属性,数字货币背后没等值的真实货币,也没承担真实货币的替代角色。”

第一确定数字货币不是什么,可能对概念它有帮。确定它不是货币或者法定债款更容易些。“货币”和“币”在数字世界的用是不适合的。

数字货币若是作为USD的角逐者而被设计的,那样它就会被视为违法的。然而,防止信赖第三方所带来的潜在不好的后果并非存心跟USD角逐;部署区块链并非企图制造假钞;它只不过创建一个账簿,并非发行一种货币。与之一样的存在几十年的支付系统并没违反保护USD的法律。

假如数字货币不是货币,那样它也就不是法定债款。美国法典31章节并没把法定货币和法定债款区别开,两者被相同对待。整体来讲,法定债款是任何形式的货币,在用它偿还债务的时候是不可以被拒绝的。一种数字货币并非一个大平台的资金投入代表。如此数字货币可以作为一种资金投入合约,作为一种证券类别。

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(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)曾在考虑区块链在证券监管中的应用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Mary Jo White近期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演讲中如此说:“大家密切关注区块链技术的进步,而且在某些方面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工作,现在一个重要的监管问题是,区块链是不是需要在委员监管规范下登记。大家正在积极探索这部分问题和它所带来的结果。”

非常显然,联邦政府机构匆忙地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,地方政府部门也用各自的意愿来对这项技术概念。FreedomWorks基金会将在本月末就有关主题发布详尽剖析报告。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